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淫兽调教师之说好的第三女主角呢?】(06)作者:真紅樂章
【淫兽调教师之说好的第三女主角呢?】(06)作者:真紅樂章
字数:6701


                第六章

  造型可爱的史莱姆,一般型态的时候,只有玩偶的大小,轻飘飘软绵绵的身体也十分好抱,是受欢迎的宠物。

  进入战斗型态的话,史莱姆会立即膨胀至半人高,重度也会相应增加。配合随意变换液态身体硬度的能力,可以作出强力的撞击,这也是史莱姆一般的攻击手段。

  不过淫兽森林中的史莱姆,对女性可要温柔得多,扑击女孩的史莱姆,身体仍然保持在柔软状态。

  「不……不要……」被扑倒地上,虚弱的女孩本能地呢喃着求饶的话语,其实却连她自己也不抱期待,一边求饶一边流着泪丶绝望地等待即将到来的淫辱。
  吸附在身上的史莱姆,当然也一如女孩所料,迅速卷住女孩的身体,并再度膨胀成比人还高的大液团,把她包覆吸附起来。

  等级毕竟有差,史莱姆的吸附远不如电击水母般强力,变得如泥泞般黏稠的液态身体,还是没能完全压制女孩本能的挣扎。

  可是史莱姆本来就不以拘束见长,下一刻,女孩立即感受到史莱姆的「威力」。变幻自在的液态身体蠕动起来,女孩骤然感受到来自四方八面的全方位「攻击」。
  胸口乳丘受到推挤,却不是蛮横的暴力挤乳,涟漪般的波状按压,只是从胀乳乳丘的根部柔柔地推向乳尖。尖端的淡樱小豆也被吸起来,却不是粗暴的负压抽吸,反而像婴儿般甜咬细嚼丶轻轻吸吮。并非霸道的强行榨乳,乳白液线从乳孔源源不绝地缓缓流出,舒缓胸口胀乳压力的同时,也给充血乳豆带来无负担的温和快感。

  被翻开的小肉缝顶端,另一层嫩皮也被轻轻掀起,把肿胀小肉芽完全剥出。然後却不是针对这颗最大弱点展开狂虐,而是幻化成绵软细毛轻撩柔扫,最敏感的肉芽根部,更是以缓缓的旋涡液流悄悄地缠绕冲拂。没多久前才跟乳头一起惨遭吸液虫蹂躏,现在於史莱姆的抚慰之下,同样受到全面刺激的小肉芽,密集的大量神经末梢,却只是发放出同样无负担的柔和快感。

  除了体外的三颗淫豆,入侵体内的股间三穴当然也是史莱姆的目标。

  肛穴受到液流侵袭,却不是暴力扩肛,细细的液流只是缓缓地挤过紧缩的肛穴,再在直肠内慢慢汇集,凝聚成一团液球,轻轻撑开柔软肠壁。渐胀的液团,虽然同样制造出虚构的排泄欲望,却不是粗暴地把直肠扩展至极限,而是巧妙地停留在稍胀的程度,再幻化成柔软光滑的软胶状,由极具弹性的液球慢慢穿梭抽紧的肛穴。并非霸道的强制泻便,柔软的弹性推挤,反而大大舒缓抽搐括约肌的压力,给予女孩舒畅的排便快感。

  尿穴同样被入侵,却不是蛮横的硬撑倒灌。同为排泄器官,比肛穴更为纤细的尿穴,被更细的液流以更轻的力量更缓慢地挤进紧缩的小孔,绵绵地挤开内部的痉挛肉壁。虽然憋尿的膀胱颈被稍微用力撑开,可是液流及後却在括约肌内侧轻轻律动,如按摩般即时缓解绷紧肌肉的不适,本应急遽的失禁喷射,也被缓冲至舒适的程度,经由尿道柔柔地冲刷而出,压力稍减的膀胱内部,更受到液流幻化的细舌轻舔。多道液流细舌的全方位舔弄,配合真正的排尿,让强制胀满的排尿系统终於得以舒缓,苛刻的强制失禁也被转化为舒爽的放尿快感。

  最重要的膣穴当然更受到重点「照顾」,却也不是粗暴插入的野蛮虐奸。流进膣道的液流,幻化为一根根细丝,柔柔地掀起肉壁内的每一道皱褶丶悄悄地探进每一道缝隙,细细抚弄被隐藏的敏感黏膜。最敏感的G点,则是被液流压上,配合隔壁尿道液流,从两侧轻轻压住G点薄壁缓缓揉搓。膣道尽头,不久前才刚被粗大触手连番轰击的那一圈红肿软肉,每一处也被液流幻化的软唇细吻,宫颈全体更被另一道大大的液流软唇完全包覆,轻轻吸吮,配合液流细舌轻轻挑动中央小孔,犹如最温柔的口交奉仕一般,温柔地给予性器核心毫无压力的娇柔快感。
  性感带以外,被吸附的身体各部也受到不同刺激。敏感的柔软处如腋下丶腰侧和腿间丶膝弯等,均被轻抚细拂,酥酥的快感全面扩散。接近骨骼的单薄处如肩膀丶侧肋和脊柱丶腰椎等,则受到略微有力的按压,如推拿般让僵硬的关节舒展开来,丰满处如上臂丶小腿等,绷紧的肌肉也在轻掐细揉下放松,酸酸的快感持续传播。身体末端,感觉敏锐的指掌丶脚丫也没遗漏,指尖足趾被轻吸细吮丶指间趾缝被轻扫细舔丶掌心脚心被轻压细按,麻麻的快感延绵不绝。

  瘫软的小身板子沉浸在史莱姆的液态身体内,只剩脑袋冒出来的女孩,就连脸蛋上的恐惧表情也维持不住。半眯的眼睛只能任由一颗颗泪珠滑下,半张的嘴巴也不断溢出一丝丝口水,也看不出是忍受还是享受。

  「不……不要……呜呜……感觉……要……呜……变奇怪……了……」若有若无的虚弱求饶,却明确表示出女孩的意愿。

  「会……坏掉……别这样……已经……坏掉了……」看似舒适的液流奉仕,带给女孩的感受,其实却跟温柔的观感完全相反……

  一丝丝轻微刺激,转化成一涓涓快感细流,单独计算的确是很柔和舒适。然而女孩此刻被史莱姆包覆吸附,脖子以下的整个身体,全都是那些「柔和」刺激的源头。不止数十道丶不止数百道丶甚至远不止数千道的涓涓细流,从无数感觉神经涌入丶传播丶汇聚,形成庞大的海量刺激!

  然而女孩的身体却被娇柔轻抚所蒙蔽,浑然不知隐藏在温柔之下的恶意。误以为正受到轻柔抚慰,本已无防备的赤身裸躯,竟连抽搐绷紧的消极抵抗也不由自主地放松下来,擅自卸除脆弱的最後防线……

  「身体……使不上……呜……力……」擅自放任各种轻柔快感肆意扩散,懈怠的身体不但不再拒绝伪善的蹂躏,甚至贪恋虚假的温馨丶贪婪地主动接取最大限的刺激,不自觉地成为残虐自身的帮凶!

  「脑袋……呜……要溶……溶掉……了……呜……」不断汇聚丶无限制涌入的膨大快感,却伪装成绵软的爱抚,就连潜意识的防卫本能也被瞒骗,任由庞大得难以计算的巨量性刺激讯号在脑海中任意肆虐!

  「呜呜……不……不要……了……」反抗的意志被完全溶蚀,半眯的眼睛迷惘地扫视,根本抓不到焦点,只有大颗大颗的泪珠不断崩落。扺抗的力气被彻底剥离,唾液垂流丶舌尖半吐的嘴巴,牙关根本咬不起来,就连求饶的吐字也变得像大舌头般模糊不清……

  「不要……再吸……乳头……麻麻的……」轻柔的乳丘按压,其实准确地推挤着深藏皮下的乳管。本应未完成发育的稚龄幼乳,在「受孕」和「溢乳」状态中被迫异常觉醒,失控乳腺大量产出丰沛娘乳,幼小乳管却没能完全跟上,只有一小部份被液压挤开,却来不及输出失控分泌的全部乳汁,形成胀乳的憋郁。可是在精确的液流按摩之下,剩下的未熟乳管终於被接连疏导,畅通乳管让更多乳汁顺畅地涌至敏感的授乳小豆。纤细的泌乳小孔被同样细小的软管轻吸,源源不绝地抽出醇香娘乳,虽然抽吸并不激烈,可是如毛孔般分布在乳头上的乳管出口接连开通,被软管抽吸的乳白液线也从数道慢慢倍增再倍增至十数道。看似柔和的吸乳,其实早已稍稍地一再倍化,毫无抵抗的柔弱乳豆,涌出的乳量甚至已超越先前的强制射乳!

  「下边的……豆豆……也不……不要……」轻撩肉芽尖端的细毛以及冲拂肉芽根部的涡流,悄悄地同时扩展丶激化。侵袭至肉芽根部的细毛,在撕磨中加入缠绕勒压,卷上肉芽全体的涡流,也在冲刷中带起旋扭的拉扯,女体神经末梢最密集之处,每一根神经均被全面刺激。就连深藏体内的阴核茎脚,也受到来自尿道内侧的推挤,把无防备的小肉芽进一步挤出,再被纳入细毛涡流的刺激范围。不是狂虐,却以最细致的动作狙击每一丝神经,营造出最大限的阴核高潮!
  「屁股……很胀……」被欺骗松弛的肛穴,括约肌上菊纹状的每一道皱褶均受到液流的推挤按压,早已被解手强制撑开过的肛穴逐渐脱力,最终被撑成皱褶全数拉平的圆洞。直肠内部也在同样的诈骗中掉进陷阱,误以为只是舒畅排便而主动解除抽缩,却被偷偷撑开再撑开。其实渐渐胀到拳头大的液球早已激化为高速抽插,犹困在舒畅错觉中的肛穴,竟然以最放松的状态来承受暴虐级的排泄高潮!

  「尿尿……停不下来……不要……不要再尿……了……」同样擅自松弛的尿穴,当然也像肛穴般,膀胱颈同样在液流诈欺之下被偷偷扩张,尿液喷涌却不自知,让尿液激流肆意冲刷毫无防范的柔软肉壁,任由猛烈的排泄感联合肛穴一起崩溃。跟乳头一样被吸液虫的药液浸染,失禁膀胱和胸内乳腺一样失控产尿,此时更被液流细舌进一步刺激,不但由输尿管涌入大量尿液,更在松弛中反被液流悄悄撑至极限,再度强化胀尿刺激,混合喷尿的双重高潮,跟胸口的胀乳射乳相互叠加强化。侵入尿道的液流,更在尿道内壁配合体外液流一起内外夹击阴核茎脚,又跟膣内液流一起前後夹攻G点肉壁,强力挤压丶高速抽送的剧烈快感,配合小肉芽和膣穴同时爆发!

  「呜……」腋下被舔弄,让女孩反绑的双手一阵颤抖;沿着脊柱两侧挤上的按压推拿,更让女孩浑身哆嗦;被扳开吸吮的小巧足趾,也不禁抽动起来。可是关节和肌肉受到持续按摩,在酥麻中擅自放松,就连抽搐绷紧的抵抗本能也被卸下,整个身体也被化为快感泉源,让思考也被压制的女孩,渐渐连求饶的目标也找不到……

  并非最激烈的拘束侵犯,史莱姆却以奇妙的液流渗透,瓦解女体的本体防卫,急速消耗目标体力。女孩被溶化的意识,就连抵抗高潮快感的意志也提不起来,当然更无法注意玩家视界中,每回合下降的体力值,已经快被耗光。

  史莱姆却十分忠实地执行凌辱指令。

  液流触手早已撑开腟穴,在剧烈抽插入配合全身爱抚,把女孩强行压制在无尽的高潮中,防止女孩挣脱它那不太牢固的液压拘束。

  然而这却只是手段,并非目标。身为淫兽,史莱姆的目标,是女孩那塞着两颗淫兽蛋以及大量水母精浆丶在纤腰上强行撑起孕腹的幼小子宫!

  液流小嘴持续的吸吻奉仕,在女孩体力耗尽的一刻,红肿宫颈的最终防卫终於破除丶自主松弛,软肉中央的小孔张开,让幻化成细舌的液流侵入。

  然後,侵袭女孩全身的史莱姆液流,接触到挤满子宫的水母精浆……

  再然後,电光闪现!

  「啊啊啊!」松弛瘫软的女孩,被卸除抵抗丶完全放松的全身各处敏感带,骤然遭受高压电击。远比液流狂暴无数倍的电击快感,沿着液流席卷所有擅自放弃防卫的敏锐神经,瞬间爆发的殛虐高潮,让虚弱喘息被迫变调为惨烈哀号!
  史莱姆只是低级淫兽,即使女孩逃离水母巢穴,身怀电击水母的淫兽蛋,女孩仍然是中级淫兽的母胎女体。蕴酿蛋内的本源电能完全足以击退妄图侵占女体的低级淫兽,经由水母精浆传导,水母蛋给史莱姆发送出致命电击。

  在电流中瞬间绷散的史莱姆,虽然并非真的被击倒,可是也明白到眼前瘫软倒地的鲜嫩女体并不是它能够染指的母胎,立即重新聚集液态身体,逃之夭夭。
  翻着白眼的女孩,却只能瘫软地上,在一抖一抖的抽搐痉挛中,体味着刚才那一瞬间,给予史莱姆致命一击丶也同时给予她致命快感的电击高潮……

  绕过一株半人高的奇妙大花,吐籽花几乎不会移动,已经认住它的女孩,可以小心避开。史莱姆捕获失败,让女孩得以重新踏上归途。

  意识从可怕的淫辱中稍为回复,女孩才回想起,其实她早已知道史莱姆的终结技不可能成功。淫兽图鉴中,介绍淫兽阶级差异的篇章中,明言淫兽之间虽有抢夺母胎的情况,但是只能同级争夺或是抢下级的,下级淫兽却绝对不可能抢到相对上级的淫兽母胎,即使未孵化的上级淫兽蛋,对下级淫兽也具备足够压制力。这也是女孩当初决定逃跑时,选择把「潜行」时效全用在潜藏中级淫兽的森林外围,仅以敏捷度来闯过森林周边区域的原因。

  只是当时的女孩可不知道,原来所谓的「压制力」,这麽可怕……

  哭着再次踏步,女孩努力集中精神。在史莱姆的全身按摩之中放松下来,然後无防备地承受源於子宫的全身电击,一下子就直接高潮到失神的可怕人外刺激,女孩光是回想,也忍不住发抖。不想再次体验淫兽们的淫辱终结技,更不想再次体验子宫电击,女孩只能提起精神,专注逃跑。

  吸液虫群突然从地表钻出,可是女孩现在的盗贼职业具备克制偷袭的冒险技能「侦察」,先一步预知虫群钻出的位置,迈开脚步奋力逃跑,成功避免被拖入战斗。虽然刚才的史莱姆淫辱很可怕,但是那样激烈地高潮一回,倒是让女孩的意识清醒了那麽一点点。尽管无法依照方向指示沿直线逃离森林的周边区域,可是主要方向没错的话,总有逃出去的时候。

  只是被那麽欺负过以後,稍为清醒的女孩,心中的不安反而又再扩大。
  总能逃出去……可是在逃出去之前,会不会又被……

  努力摇头抛开杂念,身体的糟糕感觉却越发清晰。脸红红气吁吁的女孩,身上的异常状态,可全都仍在生效。

  虽然残留在股间两穴内的水母精浆已经被史莱姆吸光光,挤满子宫的精浆也不会流出,让女孩腿间的白浊痕迹终於消失,可是那里却仍然黏糊一片。「失禁」的效果,让小小膀胱常时胀满,女孩跑没多久,就会被迫停下,无法自控地从半蹲股间激喷出澄澈尿柱,夹着双腿在颤抖中忍受强制失禁带来的喷尿高潮。
  从树上垂下的触手,拟态成树枝的模样,却躲不过「侦察」的预测,让女孩成功避过扑击。陷阱型的寄生类低级淫兽,远比不上中级的迅袭蜘蛛,首击不中後,八爪鱼般的身体只能瘫在地上蠕动,只剩下反击手段却没能主动攻击,让女孩顺便逃脱。可是挺着孕腹丶双手反绑的女孩,其实也被吓了一跳,行动不便的她,刚才只是仅以毫厘之差避过突袭,甚至其中一根黏滑触手还划过她的大肚子,只是幸好抓不住而已。

  慌忙逃跑,胸口上的胀乳感觉却又到达极限。被史莱姆按摩开通,让乳管容量大增,结果却只是让胀乳的感觉进一步提升。失控生产的乳汁让微降乳丘再度鼓胀了一圈,已经有摆脱贫乳的趋势。女孩却完全高兴不起来。下一刻乳头一麻,十多道乳白液箭同时射出,频率减低,却让每次爆发变得更强烈,倍化再倍化的射乳高潮,让女孩直接坐倒。

  可是女孩根本没有喘息的机会,扩散的乳香已经引来无数阴影。其中数量最多的,还是史莱姆。虽然已经在女孩心中留下阴影,史莱姆却仍然是威胁最低的喽罗,无法完全避免战斗的时候,它们还是被迫对战的优先选项。

  可惜女孩的状态比之前更不堪,糊在脸上的大团白浊黏液,只有小数沿着发尖滴落,大部分仍然像浆糊般黏在脸上。除了那拟似精液的外观和质感让女孩更添诱惑以外,也严重影响视线,直接降低回避率。结果顺利逃离史莱姆群之後,女孩身上最後的围巾也被腐蚀光光,除了黏搭搭的盗贼头巾以外,终於变成全裸丶防御力归零。

  露指手套和短皮靴,早在被史莱姆吸附淫辱的时候已经丢了。被淫毒浸染的敏感身体,经液流开发过後,就连纤细的脚底板踏在凹凸不平的泥土地上,也传来丝丝酸麻,更敏感的腿间淫穴,更是连走路的双腿交互磨蹭,也激发出阵阵快感。尿意胀满丶股间过敏,让女孩双腿夹也不是,不夹更不是。

  而且女孩也不可能慢慢走,事实上面对不断冒出来的淫兽群,女孩必需不断奔跑。忍耐着双腿的酥软,光是急跑也被迫至高潮边缘的女孩,还要忍耐同样快将崩溃的胀乳胀尿,甚至矮树的枝叶拂过满布鞭痕的赤裸身体,也足以让女孩浑身一僵。双手反绑的女孩,却连挡开枝条的能力也没有,只能小心地以上臂挤开障碍,还要时刻注意避免极端敏锐的肿胀乳头别被碰到。

  一次次在失禁高潮中被追上,一次次艰苦地逃离,然後又一次次在射乳高潮中引来又一波淫兽群,泪目饮泣的女孩,却始终找不到回家的路……

  躲过几头史莱姆,脚下一阵异动,慌忙侧跳的女孩,晃动的乳丘和沉甸甸的膀胱同时一麻。女孩却只能努力憋下即将爆发的快感,因为她刚才所站的位置,竟然同时钻出两群合共十多只的吸液虫来。深知自己绝对不可能接连避开十多只虫子同时扑击,女孩在恐惧中奋力激发被迫至极限的过敏身体,勉力忍住过度累积丶早该爆发的盛大高潮,尽力逃跑。

  只要逃出一段距离,吸液虫就不会再追。即使光是小草掠过趾缝也让女孩双腿发软,脸蛋上滑落的黏液也散发着让女孩浑身酥痒的精液淫臭,抓紧仅存的希望,女孩还是奋力迈开双腿,往身前草丛纵身一跃。

  系统加持的敏捷身手,让女孩还能侧着身子丶在枝叶间护住胸口。可是受阻的视力,却让女孩没能看见被大肚子挡住的跨下,恰好有那麽一根稍长的小草……

  柔软的长草从腿间一扫而过,光是走路也快要受不了的发情身体,淫毒高潮骤然崩溃!

  高潮造成股间肌群收紧,连带让膀胱迫尿肌也同时发力绞压。大量尿液激射而出,在喷潮的淫液中追加一道清澈尿柱,失禁高潮接连崩决!

  高潮中反弓的身体,让被挤开的枝条反抽回来,狠狠抽打在高高挺起的乳丘上。堵塞乳管中的大量乳汁,一举突破满布稚龄乳豆的未熟乳孔,十数道乳白液箭散射喷发,射乳高潮连随崩坍!

  交织的异常状态,被迫至极限的身体,仅仅一根小草,却引发酷刑般的高潮连锁!

  在空中抽搐着翻起白眼丶脱力摔落的女孩,失神前所看见的,却是埋伏在草丛後方的又一群史莱姆……

  在战斗音效中悠悠转醒,女孩发现自己竟然安好地躺在地上,没有被史莱姆或者吸液虫缠满全身酷奸狂虐。

  睁开被黏液糊住的眼睛,女孩才发现战斗发生在身前,却不包括她在内。
  跟史莱姆对峙的,是一名手持绳鞭丶背影有那麽一点眼熟的男子……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