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淫海彼岸】(05-06)【作者:wzlconan】
【淫海彼岸】(05-06)【作者:wzlconan】
字数:1433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章

  平静的日子没过几天,有一天早晨,我便被院子里的吵闹声惊醒了。

  「干什么呢!大早晨就这么闹腾。」

  我光着膀子,身穿长裤,揉了揉脑袋走出房间,只见十几名仆人在院子里忙前忙后,手中抬着一个个大箱子,福伯也站在一旁伸手指挥。

  「少爷,这些都是李二爷运来的贵重药材!」福伯脸色激动的喊着。

  「这批药材可都是好药啊!都是极品药草,重金难求!咱们药铺有救了啊!」
  福伯打开一个箱子,随手拎着一株草药,笑的那叫一个开心。

  哎呀,没想到二叔还真送来药材了,这老家夥现在这么大方了?我之前都做好肉包子打狗的准备了。由此可见,二叔还是家大业大,真不差这点东西啊。
  我刚想回福伯的话,一道俏丽的身影犹如乳燕投怀般撞进我怀里。

  「哥哥!想我了没有啊!灵儿都想死你了!」

  我还没反应过来,低头一看。

  只见少女大概十六七岁,模样甚是俏丽可爱,像是一朵刚绽开的花朵,洋溢着青春的味道。容貌和月儿想比各有特色,但不管怎么说,也绝对是倾城之姿!
  整个南云城都找不出第二个这么漂亮的!只有月儿能与之相比。

  虽然少女容貌有点偏向萝莉,但是胸前那对鼓胀的乳房可丝毫不小,和月儿相比也只差一点点了,天知道她吃的什么长大才发育的这么好,我刚睡醒,本来鸡巴由於晨勃就硬的不行,这女孩的美乳往我胸口一压,肉棒更是快把裤子顶穿了!

  少女不是别人,正是我的堂妹,李灵儿!

  虽说我们以兄妹相称,但却没什么血缘关系,灵儿是四叔一好友的女儿。她父母据说刚生下她没到两年就意外死亡,四叔便将她收养过来,从小在我李家长大,跟我的关系嘛……有点青梅竹马的意思吧。

  「灵儿你怎么来了!二叔也是的,送药材这么危险的事,怎么还派你来了,这要是出点什么事……」

  「人家自己要来的!想你了嘛……」灵儿低着头,背着手,小脚在地上画着圆圈。

  灵儿喜欢我很多年了,只不过这具身体的前身是个二傻子,一门心思扑在月儿身上,对灵儿的好感视若不见,真是苦了这丫头了。

  这件事,月儿都劝过好几次,毕竟这世上,有点身份的人都是三妻四妾,娶五六个老婆都再正常不过了,可惜这前身脑袋一根筋,非要只娶月儿一个,估计都伤透了灵儿的心了吧?

  「这次来,人家可不走了哦!就赖在你这啦!」灵儿笑嘻嘻的拉着我的胳膊摇来摇去。

  「那感情好啊,我表示热烈欢迎,这样,灵儿你先回屋,月儿差不多也醒了。
  我和福伯清点一下药材,你去陪你月儿姐姐说说话,她都想你了。「

  「人家来了你都不陪陪人家……而且现在要叫月儿嫂子了吧?」灵儿的眼神闪过一丝羨慕。

  哎,我站在那不知道该怎么接话,这前身留下的烂摊子呦!

  「好啦!你去忙吧~ 我去找姐姐了~ 」灵儿看出我的窘境,扑哧一笑,大眼睛都弯成了月儿,蹦蹦跳跳的就进了屋子。

  我看着那道俏丽的背影,久久不能平静。

  「唉,要不把灵儿也娶了算了?可是四叔那边怎么交代?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我愁眉苦脸的挠挠头发,朝院子中间走去。

  「福伯,给我列一张单子,我看看这些药材该怎么卖。」我不再纠结,打开了一个箱子看了看,满意的点点头,确实都是好药材啊!

  「好嘞少爷,老仆这就去准备笔纸。」福伯应了一声,找笔纸去了。

  ………………………………

  灵儿一来,家里顿时增添了几分活力,这小丫头就像个开心果,走到哪都讨人喜欢。

  苦了我呦!

  灵儿不知道怎么的,可能是长大了吧?对我的感情表述的越来越直白了,有的时候经常抛出一些我根本没法回答的问题。

  比如。

  「哥哥你把我也娶了吧!」

  「哎呀~又不差我一个嘛~」

  「人家是真的喜欢你嘛……」

  ……

  这可让我怎么回答?每次我都是被逼的落荒而逃,就留那小丫头一脸哀怨的盯着我,看得我直心疼。

  没办法啊!我也是被逼的啊!

  有好几次我都差点一沖动答应了下来,可是转头一想,没和月儿商量过,又不知道怎么和四叔交代,这股沖动就被强行压下去了。

  终於,一天晚上,事情发生了转机。

  房内。

  「夫君,有件事我想和你商量一下。」月儿微笑着和我说道。

  「要不你就把灵儿给娶了吧,我能看出来,夫君也是喜欢灵儿的。」月儿有些不好意思看我。

  哪有那个女人主动让自己老公再娶个老婆的?她大概是头一个吧……

  「啊?月儿你说真的?你不介意吗?」我有点惊喜。

  「你都不介意人家和别的男人那个……我怎么会介意嘛。而且,灵儿也是我看着长大的,就像我的亲妹妹一样,我当然不会介意啊。」

  我顿时一喜,要是说我不喜欢灵儿那是不可能的,那个大奶萝莉,谁会不喜欢啊!只不过不知道月儿的想法,我才一直没敢答应。至於四叔那关……

  到时候都生米煮成熟饭了,他估计也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了。

  不答应又能怎么样?我一个穿越的,娶个老婆还得看他的脸色?

  「真的?月儿你太好了,那我就把那小丫头也给娶了,以后你可就多个妹妹了!」我抱住月儿就亲了一口。

  「讨厌~快去找你的灵儿妹妹吧,今天晚上就不给你留门了!」月儿似笑非笑的把我推了出去,一把关上了门。

  我看着满天星光,心情大好。家里再添一个老婆,人生大喜事啊!

  於是我就哼着小曲,迈着八字走向灵儿的闺房。

  咚咚。

  我站在门口敲门。

  「谁啊?」灵儿那道清脆的声音从房中传了出来。

  「你猜猜看。」我逗弄了灵儿一番。

  「啊!哥哥你等我下,马上就来。」灵儿的声音有些惊喜,随后就传来窸窸窣窣穿衣服的声音。

  这丫头没穿衣服?我站在门口猥琐的脑补着那个大奶萝莉的曼妙身姿,那对美乳配上她清纯可爱的样貌……嘿!不行了,硬了硬了!

  我正在意淫中,突然。

  吱吖。

  房门打开,只见灵儿穿着一件长裙,俏脸红晕的站在门边。

  「那个……灵儿我要和你说点事。」我走进房间,清了清嗓子,盯着这个小美女说道。

  「姐姐和你说了?哇!还是姐姐对人家好!」还没等我开口,这小丫头就开心的说了起来。

  「啊?什么跟什么啊?」我站在原地有些懵逼。

  「人家怎么和你说,你都不同意,人家只好去找月儿姐姐帮忙啦。」灵儿俏皮的白了我一眼。

  我靠!原来是这么回事,我说今天月儿怎么跟我提起这事来了。

  「这么说……哥哥你答应了?」灵儿红着脸,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我。
  「还叫哥哥?」我背着手,玩味的看着灵儿。

  「夫君~」灵儿喜上眉梢,一把抱住了我。

  美人投怀,如此主动,我还能傻站着?我一低头,吻上了灵儿娇艳欲滴的小嘴。

  一边吻着灵儿,一边把灵儿抱到了床上,三下五除二就脱了灵儿的衣服。
  好家夥!这丫头身材好的不像话啊!

  明明就是个刚成年的少女,发育的比大姑娘都好,那对形状完美的奶子又白又大。我一只手才勉强能握住,触感软的像棉花一样,让人爱不释手。小乳头倒是符合她的年龄,粉嫩嫩的颜色。平时穿着衣服看不出来,这一脱衣服才发现,这丫头的屁股也是又挺又翘,绝对的蜜桃美臀。

  小穴和月儿一样,天生无毛,阴唇肉嘟嘟的,就像一个小馒头,未经人事的小穴紧紧的闭着。这丫头也够敏感的了,仅仅和我接吻,穴口就有淫水淌出来了。
  灵儿身高不算高,但是那两条美腿却是超乎比例的长,光滑又笔直的美腿没有多余的赘肉,煞是好看。至於那双白嫩的玉足,也是美不胜收,足背雪白滑嫩,足底粉嫩有肉,脚趾的流线型也恰到好处,这对玉足照比月儿也差不多了吧?属於那种看一眼就像捧着舔两口的类型。

  前身啊前身,你要站在我面前,我非得揍你一顿不可。

  这么个小尤物和你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你连看都不看一眼!还要老子来帮你娶回家,你废不废物啊你!

  「夫君……灵儿还是第一次,要温柔一点哦」灵儿躺在床上,羞涩的搂着我的脖子。

  「放心放心……」我安慰着灵儿,扶着鸡巴对准水汪汪的小穴,龟头缓缓探入美穴,紧致的美穴使劲裹着我的肉棒,随后再插入了一些,龟头就遇到了一层阻碍,这应该就是处女膜了吧?我腰部微微用力,薄薄的小膜就被我穿透过去。
  「啊!好疼……」灵儿一声尖叫,小穴涌出了一丝鲜血。

  「没事,一会就不疼了,待会夫君好好让你舒服一下……」我保持不动,刺激着灵儿身上各处敏感点,没过一会,灵儿蹙着的柳眉就渐渐放松,转而变成了带有一丝媚态的柔情。

  「好了,差不多了,为夫今天好好让你舒服舒服。」我嘿嘿一笑,腰身一挺就动了起来。

  顿时春光四溢,红被翻滚……

  ………………………………

  一帆云雨过后,我搂着灵儿,嗅着她的发丝。

  这小妮子,身子敏感度比月儿都不差,第一次做爱,居然就疼了那么一下,后面就舒服的不得了了,这干了一次,一大块床单都被淫水浸的湿漉漉的。
  「夫君,我们家有什么家规吗?人家明天好好背一背。」灵儿娇滴滴的说着。
  这世界男尊女卑,家规森严,背家规通常是女孩进门的第一个任务。也是够封建的了。

  「咱家可没那么多破规矩,但要说到要求嘛……倒是有一个。」我转了转眼珠,本来没想告诉她我淫妻癖的爱好,打算以后徐徐图之的,但见这丫头提到家规,我便灵机一动提了出来。

  「是什么啊?夫君快说吧,灵儿一定会听话的!」灵儿信誓旦旦的保证道。
  「要求就是,以后你要跟除了我之外的很多男人做爱,我喜欢看自己的女人变成人尽可夫的淫女。」我嘿嘿笑着,直言不讳。

  「就这一条吗?那灵儿一定会努力完成的。」灵儿睁着灵动的美眸看着我,对於我的要求一点排斥都没有。

  「啊?直接就答应了?当初我劝你月儿姐姐可是费了好一番口舌的。」我反倒有些吃惊灵儿会答应的这么快,正常女孩对这种事不都很排斥吗?

  「只要能和夫君在一起,人家怎么样都可以啊!而且……那件事那么舒服,灵儿也很喜欢做呀!」

  哎呦!我可真是娶了个好老婆啊!这小淫娃,照比吃了仙丹的月儿都差不多了吧?

  对了,那仙丹得让灵儿也吃一颗!

  我突然想起这事,把之前特意带在身上的盒子拿了出来,掏出一颗丹药递给灵儿。

  「灵儿,把这个吃了。」我把仙丹递给灵儿。

  「好的~ 」灵儿连半点犹豫都没有,小手拿过仙丹就吃了下去。

  灵儿对我这种毫无保留的信任让我大为感动,连是什么都不问,就把仙丹吃了下去,可能她的脑袋里根本没想过我要害她吧?

  「夫君,我吃下去了,这是什么啊?味道怪怪的。」灵儿的小舌头舔了舔嘴唇,好奇的问我。

  「这个可是仙丹,一名得道真仙送给我的。」道长生的存在我连月儿都没告诉过,现在却讲给了灵儿听。

  「你吃了这个,体质就改变了,能从男人的精液中吸取一丝元力补充自身,可以延年益寿,还可以美容养颜哦,你看你月儿姐姐皮肤那么好,就和这个有关!」
  「啊?真的吗?」果然,灵儿一听到美容养颜四个字,美眸一亮。

  「当然是真的,不过元力除了美容以外,还会让你的欲望变得越来越强,直白点说……就是会让你变得特别淫荡。」

  「可人家现在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啊。」灵儿不解的看着我。

  「别急,至少要半个月才会生效呢,而且也不是马上就有效,是随着你做爱次数提高才会生效的。」

  「这样啊……那以后灵儿每天就和很多人做爱吧~ 」灵儿俏皮一笑。
  「灵儿,这件事我得和你说清楚,我并不是想让你和月儿变成只会性爱的机器,我只是喜欢看你们沈浸在肉体和欲望中的样子,我是希望让你们在性爱中感受快乐的,明白吗?」

  灵儿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紧接着,说出了一句让我瞬间勃起的话。

  「我明白啊,可人家就是很喜欢做爱啊!真的好舒服。」

  「你这小淫娃!」

  我怪叫一声,一翻身,第二波春色开始……

                第六章

  之后几天,我开始正式忙碌了起来,不像刚来时那般游手好闲了,毕竟那每月八十万两白银的指标在我头上压着,是谁都得头大啊。

  不过还好,有着二叔那批药材的支援,最近几天的生意明显好了不少,前来买药的客人增加了一倍不止,福伯也心情大好,每天嘴角都要笑到耳根了。
  由於这几天忙碌,我也没有那么多时间陪伴月儿和灵儿,我明显感觉到这俩老婆有些不开心了。

  其实也正常,月儿吃了仙丹,本就性欲旺盛,这几天没有我的滋润,肯定憋的够呛。至於灵儿,也服了仙丹,又刚尝到禁果的美味,突然吃不到了,心情肯定也好不到哪去,这不,俩老婆看见我都没个笑脸。

  还听说大柱有天晚上去找了月儿一次,声称自己憋的难受,月儿还和他做了一次,这可是月儿亲口给我讲的!我再问做爱的细节,月儿却怎么都不和我说了,这给我急的,下次得密切关註一下,再有这事,说什么也得偷窥一番!

  看着店铺生意好转,后院红杏出墙,我这心情是真不错,走到哪都得吹一首小曲。

  可惜好景不长,今天一早,我正在那翻着账本,福伯忧心忡忡的走了过来。
  「少爷,咱们的那批好药材就快卖完了,这店里的人气可是一天不如一天了,昨天一整天,就只有两个人上门买药。」

  「啊?这么快就卖完了?」我合上账本,惊讶不已。

  「可不是吗,本来二爷给的药材就不多,再加上这几天来买的人多,肯定卖的快啊,少爷,您得想想办法了,要不再去求二爷给一批药?」

  这个店铺一直是福伯在打理,感情深厚,店铺生意不行,他比我还着急呢。
  「福伯你别急,其实我一直都弄不懂,咱们这药材店应有尽有,为什么生意就比别人家差了这么多?」

  「哎,这可说来话长了,我就给少爷好好说说。」

  福伯坐下,倒了杯茶,娓娓道来。

  原来,店铺的生意不好,还真的大有讲究!

  首先一点,就是名气。

  李氏药铺,虽然挂着李家的牌子,但在这南云城,影响力却只是微乎其微,你李家再强,也只是武华城的李家,而邓家,朴家,这可是南云城的商业大家,在本地的名声可谓如日中天。

  人家一提药材,首先想到的就是邓家和朴家,毕竟人家是本地商人,在当地德高望重,药材出了问题也有保证,而你李家,出了问题有可能第二天连人都找不到了。

  其次,就是价格问题,由於路途遥远,不能从家族运货,药铺的药材一直在附近的药农手中收购,而人家药农,见你是外地商人,自然压你一头,把价格抬高了不少。没办法,人家就是摆明了欺负你,你有本事自己运,别在我这买啊!
  因为成本价高,药材的售价也只能提高一点,这问题也就来了,你比别人家卖的都贵,人家干嘛非要来你这买?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不是?

  最后,也就是最关键的一点,产品质量。

  药铺内所有的药材都出自药农之手,那些药农手里的好药,全都被邓家和朴家承包了!有多少要多少,留给李家的,全都是人家挑剩下的!

  这种种问题结合,生意能好才叫怪了!

  你名气不如人家,药材质量不如人家,卖的还比人家贵,谁来你家买啊!
  「好了福伯,我听了半天,看来最大的问题就是出在那帮药农身上啊!」我敲了敲桌子,抿嘴说道。

  「可不是吗!那群乡野村夫,仗着手里有几株破药,都快牛上天了!他们要是能按照给邓、朴两家的价格和质量给我们,我们的生意也能好!」福伯信誓旦旦的说道。

  「既然问题找出来了,那就好解决了,福伯,给我备车,我亲自去和那帮药农谈一谈。」

  「少爷……那群人,油盐不进啊!我都去和他们谈过无数次了,哪次都是摔杯子走人的!」福伯忧心忡忡的说道。

  「那我也得去试试,难不成你有更好的办法?」我反问道。

  「这……」福伯答不上来。

  「行了。去备车吧,我正好带着月儿和灵儿出去走走,最近给她们俩都闷坏了,你们别跟着啊,就我们三个去,全当出去玩了。」

  「好好……」福伯连忙去准备马车了。

  ………………………………

  一出门,可给两个老婆高兴坏了,一路看着风景,欢声笑语,驾着马车的我跟着心情都好了不少,和二女谈笑风生,都快忘了生意的问题了。

  最后终於到了目的地,神药村。

  这村子面积不大,但是房子却都赶上城里的了,建的那叫一个漂亮,看来这群药农这几年种药材赚了不少钱啊。

  刚到村口,就看见一个布衣老头迎了上来。

  「这位公子,不知来我神药村有何贵干啊?」老头看见我,没有一丝紧张,看来有钱是真的能给人增添自信啊。

  「我是来收药的,还请您老通知一下大夥,咱们好好谈谈。」我掏出令牌给老头看了一眼,示意我来自李家。

  「原来是李家的人啊,我就是这村的村长,你来的正是时候,我们这批药材还有三天就成了,里面请吧,我派人去招呼大夥。」村长把令牌还给我,吩咐不远处几个小年轻几句,随后就牵着我的马朝房子里走去。

  「你们李家的人可好久没来了,怎么就不来了呢?这生意都是谈出来的不是?
  有什么问题你们可以说嘛「村长虽然语气淳朴,但根据我阅人的经验,这人一看就是个老奸巨猾。

  「这不是来了吗,月儿,灵儿,我们到了,下车吧。」进了院子,安顿好马车,我招呼了一声,两女就走了下来。

  这一下,本来还说着话的村长,眼睛都要瞪出来了。

  两女穿着各异,但却一个比一个性感。

  月儿穿着一件白色的低胸长裙,衣领仅仅到胸口上沿,大片乳肉和深邃的乳沟低头可见,由於衣服布料是丝质的,所以基本上就属於半透明,如果仔细看,连粉色的乳晕都看得清,从身后看去,那两瓣美臀也若隐若现。

  灵儿这丫头胆子可大,我前些日子给灵儿也准备了不少新衣服,除去月儿的同款,还刻意增加了几件,谁知道这妮子专挑暴露的穿,有些衣服月儿不敢穿的,她都敢穿出去。

  今天灵儿挑了一件我给她定制的比基尼,那家裁缝店可是费了老大功夫才做出这一套的,我还在旁边指点了半天,上身胸衣布料极少,勉强盖住了乳头,丰满的奶子大半都在外面露着,下身是一件小丁字裤,除去正面的三角形布料,后面只有一根带子深陷臀沟,雪白的大屁股没有一丝遮挡,那挺翘的美臀让人忍不住就想拍上几下。脚上还蹬着一双人字拖,秀气的小脚丫也露在外面,当然了,别强求人字拖的做工了,这世界做的也就勉强那么回事。

  月儿一身白衣,半遮半漏,看着优雅又迷人。而灵儿的比基尼则通体粉色,看着俏皮又可爱,我这俩老婆出门可真给我挣足了面子!

  「村长,这两位是我妻子,我顺便带她们出来逛逛。」我介绍了一番,两个老婆也很有礼貌的和村长打了招呼。

  「唉,老了,我要是再年轻个二十岁,怕是现在就得硬了。」村长岁数大了,摇头感叹青春,至於我的两个老婆,可被他说得满脸通红。

  「那请二位夫人到旁边屋子稍事休息,我还要跟公子好好谈谈。」我也点头同意,两女便施施然的去了旁边的小屋。

  「来,公子,我刚才已经派人准备了吃食,我们边吃边谈。至於二位夫人,公子不必担心,我让人送去了些特产水果,两位夫人很是喜欢,」

  村长还真的备了桌吃食,有酒有菜,招呼着我坐下。

  我倍感纳闷,不都是说这群药农油盐不进吗?今天怎么这么客气?我也没多说什么,就和村长边吃边喝谈了起来。

  「村长,我今天来其实就是想问问。村子那批好药,能否分我李家一份?」
  我开门见山,直接提了出来。

  「唉!这件事嘛,不急不急。」村子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

  「别,村长你最好给句痛快话,我李家家仆来和你们谈过好几次了,可是一次都没成过。如果真的不行,还请村长不要耽误我的时间,我店铺还有事。」我可不想和这老头打太极,还是说清楚的好。

  「嗯……可以。你等一下。」村长沈思一会,点头答应。可是门口有一黝黑汉子在敲门,村长说完后就出去和那汉子嘀咕了两句,随后汉子就喜笑颜开的走了。

  「村长,为什么不让他们进来一起谈?这些人都是村子里的药农吧?」村子回来,我忍不住开口询问。

  「哦哦,没事,这件事不用他们谈,我可以做主。」村子摆摆手说道。
  奇怪!这一会就来了十几个男人了,村长却都不让他们进屋,就只是出去说两句就给他们打发走了,我本来觉得奇怪,但是听到药材的事有希望,就一直忍着没问。

  「既然村长可以做主,这件事就好办了,请问村长可以给我李家多少药材?」
  「三分之一吧,怎么样?我也不压你们,这批好药,你们李、邓、朴三家各一份,价格也都一样。如何?」村长语出惊人。

  「这……」我没想到这么轻松就成了。

  「村长,那为什么之前不给我们李家分货,难道是价格没谈拢?」我不解的问道。

  「年轻人,别总把问题想的那么复杂,咱们村里人就讲究一个缘分,老头子看你就觉得有缘,之前来的那个大胖子,我看着碍眼睛,肯定不会给他的。」村长神叨叨的说着。

  我听到这更是不信了,缘分?放屁呢吧。

  我还是不放心,掏出了一张纸,摆在村长面前。

  「村长,咱们口说无凭,我看还是先给字据签了吧,这是官府的标准字据,你签了,我也放心。」

  「年轻人怎么总是这么急躁?咱们不是谈拢了吗?这字据待会再签不也一样?」
  村长突然又推脱了起来。

  我心里冷笑一声,这里果然有鬼!

  「村长,那要是这样,我真的觉得你们没有诚意了,这不是在耍我吗?谈也谈好了,字据却不签,既然这样,那在下也就告辞了,多谢村长款待了。」我站起来就要走。

  「唉。我又没说不签,年轻人啊,你这耐不住性子,可怎么做生意呦!来吧,老头子先给你签了。」村长皱着眉头,拿起字据,认认真真的写了起来。

  我又纳闷了,这村长玩的到底是什么啊?刚才不签,这会又二话不说签了,精神分裂吗?

  「你看看,这回没问题了吧?」村长拿起字据,吹干墨水,递到我面前。
  我认认真真的检查了一遍,一个字都没敢漏,发现真的没问题,我的心一下就放下了。

  「哈哈,村长请见谅,毕竟我们李家之前好几次都没和你们谈拢,我这不也是不放心吗。」我心情大快,收起了字据。

  「唉,年轻人,做事要慢慢来,不要总是那么急。来,字据既然已经签了,那就陪老头子我喝两杯!」村长端起酒杯,和我碰了一杯。

  我摸了摸胸口的字据,心情很好,也就和村长喝了起来,总不能签了字据转身就走,那样的话下次生意可没法做了。

  於是,觥筹交错,推杯换盏,我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只觉得这酒劲出奇的大,没一会就人事不省了。

  ………………………………

  我自己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村长已经不在了,只留下没动几口的一桌饭菜。

  我摸了摸胸口,字据还在,便晃晃悠悠的走出屋子。

  奇怪了,村长人呢?怎么这一会就不见了?我看着太阳的方位,应该没过多长时间啊,这不还是中午吗。

  村长家院子不大,就那么几间房子,我找了一圈都不见个人影,只剩月儿她们之前去的那个屋子没找了。

  我往小屋走去,离得远就听见里面有声音,连忙加快了两步,声音清晰多了。
  「村长,您真的把药材给了他们一份?」一名男子的声音从屋里传了出来。
  「这不还是为了你们?我要是不签字据,那小子就要走人了。不签也得签了!
  况且我们又没损失,都是一样的价格,卖谁不是卖?「

  「是是是,村长说的有道理,那咱们现在?」男子又问道。

  「这两个丫头喝了茶了?」村长问道。

  「喝了,现在才刚有点见效。您确定那小子不会醒吧?」

  「放心,肯定不会,我之前下药时手抖了下,撒出去不少,但那药药效强劲,就是那丁点,都够他睡到晚上的了,你们放心玩就是。」村长信誓旦旦的说道。
  「太好了!」

  「今天可有的玩了!」

  「村长英明啊!」

  我在房外一听,这里面人还不少啊!

  「行了,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吧,我老了,掺和不了这些,我去药田那边盯着点,省的那群小兔崽子不干活。」

  听到这,我吓了一跳,连忙绕到房后躲了起来。

  我刚站稳,村长就走了出来,直奔大门离开,连看都没看屋子一眼,想必是对自己的药充满自信,笃定我不可能醒过来。

  老家夥,你那药也不怎么灵啊!今天我倒要看看你们这群人搞什么名堂。
  我一抬头,正好看见紧贴房檐处有两扇窗户,於是就把门口的那个椅子搬了过来,踩着椅子刚好能够到窗户!

  我睁大了眼睛,朝里面看去……

  简陋农舍,一张大炕,小小的屋子里挤了十几个男人,这些人不就是刚才来找村长的那批人吗!

  只见这群人围着大炕坐成一圈,而中间……

  赫然就是我的两个老婆!

  两女身上的衣服早就褪去了,此时不着一缕,眼神迷离,张着小嘴躺在床上,身子还扭个不停。

  坏了!春药!

  我一看见两女的反应就知道绝对是被下了药!

  我刚想沖进屋子,听见屋子里的交谈,便停了下来。

  「喂,咱们这个药没问题吧?」

  「肯定没问题,你看这俩小骚货不是来劲了吗?这个药就是起效慢点,但是后劲才叫一个大!」

  「怎么个大法?说来听听!」

  「不知道了吧!这可是邓家给村长送的见面礼,哪怕是贞洁烈女,一旦服下,也得变成绝世骚女,而且,药效持续期间必须得不停的跟人做爱,如果停下,药毒没处宣泄,便一直不会挥发,这两个骚货就得一直保持这个样子了!」

  「我靠,这么猛的药!不会出什么事吧……我可听说她们是李家的人。」
  「能有什么事?给她们干爽了不就得了吗?咱们十几个人,难道还弄不了两个小丫头片子了?」

  坏了!我本想进去救人,可是听到这就不得不停下了,这一旦救出二女,我自己可解不了这毒啊!

  这群山村野夫!居然胆子这么大!

  我虽然有淫妻癖,可绝对不是虐待狂,屋子里这俩可是我老婆!这群人敢给我老婆下这么猛的药,真是找死!

  我下定决心,等这件事过去,肯定要带着大柱二柱给这群人一个教训!
  可是此刻,我真的有心无力,只能站在这里看着了。

  屋子里这群男人早就忍不住了,现在早就七手八脚的朝着二女摸了起来,更是为了先后顺序差点打了起来。

  「都别争了!人人都有份,总得有个先来后到吧?咱们就按来村长家的顺序来怎么样?」

  「我看行,那前两个来的是我们哥俩,咱们可就不客气了啊!」

  「我要这个,这个可真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人!奶子比那小姑娘还大点!」
  一名男子凑到月儿身边,淫笑着揉了揉月儿的乳房。

  「真是没眼光,这个丫头奶子也不小,而且这么年轻,肯定没被干过几回,我就喜欢这种嫩的。」另一名男子认定了灵儿,快速的脱了裤子。

  两女被下了药,早就神志不清了,此时只剩下最基本的欲望,看见男人的肉棒就开心的不行,媚笑着握着肉棒往自己的小穴凑。

  「这两个小骚货,真的够骚,你看,自己握着我的鸡巴往屄里插呢!」众人哈哈大笑,那两男子淫笑着一挺腰,两根鸡巴轻松就插进了淫水泛滥的美穴。
  「啊!」两女同时发出一声娇媚的哼声,绝美的俏脸还露出了满足的微笑。
  我在窗户外,看的既心疼又不忍,可是那股淫妻癖依旧在悄悄作祟,鸡巴胀的无比的坚硬。

  两名男子一左一右,分别挺腰操着我的两个老婆,身边围了一大圈男人,对着二女上下其手。

  两女被干的淫声连连,小穴里的两根肉棒来回插动,身上每一处都有一只大手在游走,尤其是奶子,更是众人争抢的对象,基本上每一只手揉两下,便有另一个人伸手接力。

  「这个小美女,实在是太美了,这奶子,软的不像话。」一个男人揉着灵儿的一只美乳,毫不留情的掐着乳肉使劲揉着,另一只手还撸着自己的鸡巴。
  「那你来试试这个大美人!奶子手感更好,比那个还要大不少呢!」

  「真的假的?我来摸摸!果然啊!这大奶子,真想天天都揉上几遍!」
  「奶子就这么好?你们过来看看这两个丫头的小脚,我可从来没见这么好看的脚。」有四名男子根本不参与二女美乳的斗争,一人捧着一只玉足把玩,还伸着大舌头舔着粉嫩的足底。

  「呸吧,一个脚丫子就给你们征服了?一会你们来操操她们的屄就知道了,估计你们连一分钟都坚持不住,这个紧啊!还会自己吸,搞得我都快射了!」
  「我们倒是想操,你们俩也倒是快点啊!大家都等着呢!」众人连连起哄。
  我站在窗外,看着屋里的淫戏,喘着粗气,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掏出了鸡巴,也撸了起来。

  没一会,第一批上阵的那两名男子就射了出来,肉棒一拔,一小股浓精就从穴口流了出来。还没到三秒钟,马上又上来了两名男子,各自找准目标,肉棒再一插,完成接力。

  两女就好像欲求不满的欲女一般,在春药的作用下,一个比一个淫荡,对两根新鲜的肉棒丝毫不抗拒,反而还抬了抬屁股努力迎合。

  「不行啊,这样太慢了,我表示抗议,我都快憋炸了!」一名男子捧着灵儿的小脚舔着,嘴上嘟嘟囔囔。

  「我也抗议,再这样我自己都快撸出来了!」另一名男子跪在月儿身边,大手揉着奶子附和道。

  「那你们说怎么办?再忍一会得了,这屄和嘴加一起,一次能服务四个人,一会就排上你们了。」

  「我可忍不了那时候了,你们换换位置,我要用后面的洞!」

  「对啊,好主意啊!这后面不是还有屁眼吗!咱们一人一个洞,一次六个人,这样大家玩的也都尽兴,后面的人也不着急。」

  「对对对,就这么办!」

  我在窗外听着,手脚冰凉。

  完了,难道我这两个老婆,屁眼的第一次就要被这群药农夺走了?这可是我都没享受过的待遇啊!

  可我无力阻拦,除了继续撸着自己的肉棒,我现在什么都做不了。

  还在我心理斗争的时候,众人已经把二女侧翻过来了,两个男人不知道从哪弄来了一桶透明的油,拿手指沾了点,就往二女的菊穴塞了进去。

  紧闭粉红的菊穴被手指一碰,先是紧缩了一下,褶皱都深了三分,然后就缓缓的放松,两人的手指这才能缓缓的插进去。

  「我靠!这丫头的屁眼还没开过苞呢!紧的吓人啊!勒的我手都疼!」
  「我这个也是,夹的我指头都麻了!」

  「赚大了啊!两个雏,这屁眼不得把人爽死啊!」

  说罢,两人扶着鸡巴就往二女的屁眼凑。

  「哎,咱们换换地方怎么样,你来干屄,我试试屁眼!」正操着月儿小穴的男人听着直流口水,羨慕的看着那个正准备干月儿屁眼的男人。

  「滚吧你,一会自己排队去,老子都要憋死了!」男人想都不想的拒绝,扶着鸡巴一点点插进了月儿的屁眼。

  「唔……唔……」月儿显然意识到了菊门的威胁,可是在春药的效果影响,她根本没有要反抗的情绪,似乎只知道自己又要拥有一根肉棒了,连一点躲闪都没有。

  「我靠,这也太紧了,就进一个龟头就插不进去了。」

  「我这个也是,妈的,老子的鸡巴也没那么大啊,怎么插着这么费劲!」
  完了……全完了……

  我站在外面,差点从椅子上掉下去。

  我的两个老婆,后门的第一次,就这么轻易的被这群人夺走了!我的腿都在颤抖,可惜还是管不住自己的眼睛,一直在看着屋子。

  由於做足了润焕,在两人的不懈努力之下,肉棒还是插进了二女的肛门,这一刻,我的两个老婆,小穴屁眼各插着一根鸡巴,嘴里还含着一根,奶子上,美腿上,小脚上都有男人的手在占据。

  由於春药的作用,她们似乎对於屁眼的肉棒没有一丝不适,依旧眼神迷离,媚笑着享受男人们的奸淫。

  「不行了,实在是太紧了,老子可忍不住了!」正在操着月儿屁眼的那个男人大喝一声,一挺身,就在月儿的屁眼里射了出来。

  这男子一射,好像打开开关,其他几个男人也一个个的射了,顿时,月儿和灵儿的身上就开满了白色的精花,一道道浓郁的精液从各个洞口流出,还有两个男人自己撸射了,对着二女粉嫩的脚底就射了上去。

  两女就像从精液里捞出来的一样,身上各处都多多少少的沾着精液,小穴和屁眼最是严重,一股股浓精不停的往外流着。

  可是,根本就没有人给她们休息的时间,几个男人刚射完,马上又来了几个人顶替他们的位置,这场轮奸,似乎永远不会停止……

  我看着屋子里淫乱的场景,沾满精斑的二女,腰间突然一麻,就在房外射了出来。随后不知怎的,脑袋又是一阵眩晕,朝着旁边摔了下去……

  等我再次醒来,太阳已经快落山了,我揉着脑袋,感觉之前的所见犹如一场梦一般不真实。可我看见倒在一边的椅子,以及还有着人影晃动的窗口,这无情的一幕幕提醒着我,这一切都不是梦!

  我咬着牙站起来,扶起椅子,再次站到了窗口。

  屋子里的淫戏已经结束了,只剩下两个男人在「收拾残局」。

  月儿和灵儿双目紧闭,像是睡着了一样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奶子上,屁股上,都有不少道手印。除了红肿不堪的穴口和屁眼还缓缓流着精液,其他位置已经没有精斑了,地上扔着的几张沾满精液的破布证明已经有人替她们清理了。

  「怎么样,这回应该看不出来了吧?」一名男子拿着布料,小心翼翼的擦掉月儿乳头上沾着的一滴精液。

  「看不出个屁啊!你看她们屄里和屁眼,流个没完,擦都擦不过来。」
  「他们跑的倒是快,干完就跑了,这种脏活累活交给咱俩。干的累死我了都,也不让人歇会。」

  「歇个屁啊!一会那男的就得醒了,咱们赶紧弄完,别让他看出来了。」
  「怎么弄?这么多人射过了,一时半会都流不干净!」

  月儿和灵儿原本平坦的小腹鼓鼓的,天知道这群人射进去了多少!

  「对了,我有主意了!」男子一拍手,惊喜的叫道。

  「咱们为什么非要等着流出来?反正不就是为了不让那男的看出来吗?咱们只要不让精液流出来就行了!过来,帮把手!」

  那名男子一听,马上秒懂,托着月儿的屁股呈四十五度角抬了起来。另一名男子从床头拿出两条干净的白布,揉成两个小团,对着小穴和屁眼就塞了进去。
  顿时,两个洞口被堵住,确实没有一丝精液外流了。

  「这样能行吗?人家一回去不就知道了?」

  「管那么多呢,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到时候我们推得一干二净,死不承认,他们还敢怎么样?赶紧过来,这边还有一个呢。」

  两人又如法炮制的在灵儿身上弄了一遍,这才擦着汗坐了下来。

  「终於完事了,累死老子了,不过今天干的真的爽啊!老子这辈子算是值了!
  居然能操到这么漂亮的女人!喂,你干什么呢?「

  「再摸摸奶子啊,以后很有可能就摸不着了,还不趁现在过足了瘾?」那男子趴在月儿身上,一手抓着一只美乳,缓缓揉搓,时不时伸出舌头舔舔乳头。
  「有道理!咱俩换换呗?」

  「怎么了?」

  「那女人奶子大,我也爱玩她的。」

  两人又磨蹭了好一会,换着玩了二女半天,一会揉奶子,一会舔小脚。还开心的打了几下肥美的翘臀,这才给两女穿上衣服,抱着离开了小屋。

  我连忙走下椅子,扶着墙壁,看着两人抱着月儿和灵儿上了马车,没一会就聊着天,离开了院子。

  这下小院是彻底安静了,除了我和睡着的二女外,一个人都没了。我知道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离开,不然迟则生变,万一这群人贼心又起,想把咱们留在这,那可就真的走不了了!

  我揉着还发晕的脑袋,一下跳上了马车,一甩马鞭,趁着夜色离开了村子…
  …

  这一路我几次差点又昏倒,硬咬着牙赶着马车,内心无比的自责和后悔。
  如果我出门带上大柱二柱,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事!

  如果我李家在南云城影响力再大一点,这群山村野夫又怎么敢!

  只怪我自己!能力不够,还护不住我的爱人!

  我几乎是硬把马车赶回的李家,福伯还没睡,见我还阴沈着脸,也没敢和我说话。我也没心情理他,提起最后的一丝力气把月儿和灵儿抱回卧室,再也支撑不住,腿一软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这他妈该死的迷药!还没完了!

  第二天一早,我终於醒了,这回不再觉得那么困了,看来药效一定是过去了!
  挣紮着站了起来,床上的月儿和灵儿还在睡着。

  「完了!我怎么忘记给那两团布取出来了!」我一拍脑袋,连忙动手。
  不一会,四团依旧湿润的布条被我拿出来扔在了地上,两女的小穴照比昨天好转了不少,阴唇已经不怎么肿了,肉缝也紧紧的闭合在一起,丝毫看不出被干过很久的样子,屁眼依旧有些红肿,不过也不是很明显。

  两人的小腹也恢复了平坦,看来由於过去一夜时间,精液早就已经晾干了。
  我长输了一口气,终於安下了心。

  等两女醒来,已经是正午时分了,奇怪的是,她们都不记得昨天发生的一切,只说自己喝了一杯茶,然后就睡着了。

  而最让我吃惊的是,二女惊人的恢复能力,这还没到一天,小穴和屁眼就恢复如初了,就跟没被用过一模一样,如果不是刚刚扔了那四条破布,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精神出问题了!

  不过也好,她们记不起来了,也是一件好事。

  我和两女逗弄了一会,便走出房间去找大柱二柱。

  我老婆们是记不住发生什么了,但是神药村,这件事绝对没完!昨天参与这件事的,全都得死!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4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