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母亲的真实经历】(02)【作者:王文忠】
【母亲的真实经历】(02)【作者:王文忠】
字数:70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2)

  过了一个星期,我们母子俩已经适应了当地的生活。

  每天上午,我和妈妈基本上都在睡觉。临近中午饭点,妈妈会先起床,去厨房弄点吃得。直到她弄好吃得,妈妈才会回房间叫我,她总是想让我多睡一会儿。
  我正值青春年少,每次妈妈喊我起床时,我的鸡巴都因晨勃而高高挺立着。
  妈妈怕我憋得难受,每次都自觉地用嘴含住我的龟头,轻轻晃动脑袋,让她柔软的嘴唇前后套弄我的鸡巴。

  好几次我从梦中醒来,睁着惺忪的睡眼,都瞧见妈妈双手捧着我的卵袋和阳具根部,她一边抚摸我的卵袋,一边像吃冰淇淋一样舔着我的龟头。

  我对妈妈说,不需要她每天都这样,睡了一夜起来,还未吃饭,我怕影响她的胃口。妈妈说,她心甘情愿,不想看到自己儿子无处发泄性欲,况且她自己本身就是个妓女,已经习惯吃男人的鸡巴了。

  起床后,我们母子俩快速洗漱一番,草草吃完第一顿饭,基本上妈妈就要开始接客了。

  我们租的这间屋子,除了客厅还有两个房间,一个房间是我们母子俩睡觉的卧室,另外一个房间则是妈妈接客用的炮房。

  与我们睡觉的卧室不同,炮房会有比较复杂、花哨的装饰。首先,妈妈会把炮房的窗帘换掉,换上深色的遮光厚窗帘,把窗帘拉上后,炮房里几乎伸手不见五指;在这种黑暗的场景下,妈妈会换掉炮房的白炽灯,换上充满挑逗意味的、昏暗的红绿灯光,营造出一种暧昧的气氛;除此之外,妈妈还会在炮房的墙壁上贴上许多壁纸,壁纸上全都是些衣着暴露、搔首弄姿的色情女郎。

  这些窗帘、灯具、壁纸,一直跟随着我和妈妈五湖四海的迁徙。我们母子俩一共有五个大行李箱和一个小行李箱,这些东西都在那个小行李箱里装着。无论我们搬迁到哪里,妈妈都精心看护着那个小行李箱,生怕有人偷走了她吃饭的家伙。

  中午,往往12点多钟,就会有男人来敲我们家的大门。因此妈妈必须在12点之前,就洗过头发、喷上香水、化好浓妆……当然,妈妈还必不可少地穿上各种性感的小裙子、吊带丝袜、高跟鞋。

  等妈妈梳妆打扮完毕,她会温柔地轻我一口,让我回房间看武侠小说。这么多年来,妈妈从不给我买玩具、买游戏机,除了在家看书和看电视,我无事可做。
  不过有时候,家中来了熟客,我便不用刻意回避。这些人操完我妈妈后,还会和我聊聊天。他们或多或少地都会关心我一下,问问我为什么不去上学、为什么不去打工、一个人在家会不会很闭塞?我都礼貌地一一作答……当然,有一些嫖客素质较低,他们会公然跟我讨论我妈妈的床上功夫、说我妈妈的性器如何如何。对于这样的家伙,我还是会假装客客气气,但妈妈告诉我,叫我不用搭理这些人,说他们不知廉耻、心理变态……

  下午,一直到四、五点钟,妈妈一般都在接客。期间她很少休息,生意好的时候,嫖客们都是一波接着一波,排队的人全部在客厅等候,妈妈根本忙不过来,何谈休息?

  我曾经主动提过,帮妈妈换床单、递毛巾,甚至给等候的嫖客泡茶喝。妈妈全部拒绝了我,说我岁数太小,不要掺和她的「工作」,而且就算我想帮忙,也绝不是干这些下等人做的事情。

  记得有一年,我们母子俩在海南三亚。一个嫖客操完我妈妈后,正准备离开,却看到我在隔壁房间看书,他淫笑着问我妈妈,这小男孩儿是不是她的亲生儿子。
  我妈妈不知道他问这个作何,但还是诚实的点点头,说「当然是了」。
  那个嫖客似乎有点不相信,他跟我妈妈商量,是否愿意把这小男孩儿卖给他,他愿意出五万块。我妈妈当即摇摇头,说这怎么可能,就算出五百万,她也不可能卖儿子的。结果,那个嫖客似乎被惹毛了,他觉得我妈妈态度有问题,说我妈妈一个做婊子的,竟然还这么理直气壮?!最后,他又出言不逊,骂我是个婊子养的龟儿子,以后就是当龟公的命!

  我妈妈被他这一句「当龟公的命」给刺激到了,待那个嫖客离开后,妈妈竟然伤心地流起了眼泪,她心里暗暗起誓,等我长大成人,她一定给我找一个光明正大的事业……

  晚上,从五点半到六点半,这一个小时左右,妈妈会稍稍歇息一番,顺便做晚饭给我吃。这段时间内,如果有人上我家敲门,妈妈是绝不会搭理的。

  吃过饭后,往往都是我帮妈妈收拾碗筷,洗碗刷锅。如果这时候有客人上门,妈妈会看情况而接客:遇到熟客,妈妈会在客厅里给他们口交,如果他们要求上床,妈妈则会让他们再等一等。

  有几次我很快收拾好碗筷,从厨房里走出来,看见妈妈光着身子、跪在地上给男人舔鸡巴,我倒不是很惊讶,但那个正在享受我妈妈口交服务的男人却被吓了一跳……因为都是熟客,他们往往会一脸尴尬地对我说:「小天,你先进屋去,我跟你妈妈谈一点事情。」

  7:00过后,夜幕渐渐完全降临,路上未归家的人愈来愈少。从这时候一直到凌晨时分,夜色撩人,寂寞的男人在空虚着,忙碌了一天的男人在压抑着,此时此刻,他们最需要性爱的减压释放……一直到午夜12点,这是我妈妈一天中最繁忙、生意最好的时候了。

  ……

  又过了一个星期,某一天下午,妈妈生意一般般,不怎么忙。她送走最后一个客人后,来到我们的房间,当时我正在看武侠小说。

  妈妈凑近我的身旁,问我怎么老是看武侠小说?

  我说,其他书我都读不懂,就武侠小说读起来最带劲。

  妈妈合上我的小说,封面上写着书名:《鹿鼎记》。妈妈问我,这书是谁写得?我告诉她,是金庸。母亲愣了一下,又问我,金庸是谁?我惊讶地笑出声来,说,妈妈啊,你竟然连金庸都不知道?!

  妈妈不好意思地说,她从小没上过几天学,后来也更不会去读书看报,当然不知道金庸是谁啦。

  我跟妈妈讲,金庸写得武侠小说,是精品中的精品,他文笔好、构思巧妙,要不是因为题材问题,金庸完全有资格得诺贝尔奖。

  妈妈再次迷糊了起来,她问我,诺贝尔奖又是啥?

  我听了,哈哈大笑,说妈妈真是没文化,没听说过金庸,也不知道诺贝尔奖。
  妈妈也跟着笑了起来,她说,如果她稍微有点文化知识,现在说不定正在哪家大公司,坐在办公室里,一边免费吹空调,一边给人签字批文件呢,就像过去她在厂子里打工时,那些厂长、主任一样……

  我开玩笑地回妈妈,说她现在不就有个办公室嘛,我指了指隔壁的炮房。接着我又说,妈妈每天都在「办公室」里办公,只不过人家坐着办公,我妈妈躺着办公。

  妈妈一听这话,娇嗔地打了我一下,粉拳轻轻捶在我的胸膛。

  我们母子俩聊了一会儿,妈妈说她不想打扰我看书,准备去客厅里看电视了。
  我拉住妈妈的手,不让她走。

  妈妈诧异地看着我,问我怎么了?我说,我想让妈妈陪着我看书。

  妈妈摇摇头说,她看不懂这些东西。我也摇摇头,说,看不懂没关系,我只需要妈妈陪着我就行,妈妈难得有空,应该多陪陪儿子。

  听自己儿子这么一说,妈妈的心瞬间就软化了。她开心地搬来一张凳子,在我身旁坐下,陪我一起看金庸的《鹿鼎记》。

  妈妈看着厚厚的一本,她问我,能不能先跟她大概说说,这《鹿鼎记》到底讲了啥?

  我告诉妈妈,《鹿鼎记》说的是清朝的事情,主人公叫韦小宝,是皇帝身边的红人,还娶了七个老婆,不过他虽然享尽荣华富贵,但他出身很差……说到这,我不禁笑了一声,继续跟妈妈讲,这韦小宝其实跟我还挺像,从小在妓院里长大,他妈妈在妓院里卖春。

  妈妈隐约明白「卖春」的含义,她装作若无其事地「嗯」了一声。

  看妈妈脸上露出害羞的神情,我突然就来了性欲,我伸手穿过她吊带裙的领口,伸进妈妈乳罩其中一个罩杯里,开始揉搓她圆鼓鼓的乳房,手指挤压妈妈的奶头和乳晕。

  妈妈看了看我,发现我也在看她,母子俩目光相接后,妈妈赶紧垂下头……
  半晌,妈妈才怯怯地问我,要不要她吹一下?

  我继续揉着妈妈的大乳房,说了一句:「你先把衣服脱了吧。」

  妈妈立刻照办,她伸手到背后,拉开吊带裙的拉链,然后双肩一缩,两条肩带从她雪白的肩膀上滑下,妈妈丰满无比的上半身尽显眼前。

  因为妈妈的胸部实在太大,她的胸罩根本盖不住她的双乳,奶头和一大半乳晕都露在外面。

  「把胸罩也脱了吧,内裤暂时别脱。」

  我继续说道。

  妈妈点点头,伸手解开胸罩的搭扣,深红色的大码乳罩轻轻滑落,她胸前一对肿胀的大乳房微微晃动着,暴露在自己亲生儿子眼前。

  我欲火中烧着,随即合上手中的书本,伸长脖子,含住我妈妈的一颗大奶头贪婪地吮吸。妈妈不自主地摇晃起身子,她的大乳房随之跳动,但无论妈妈的乳房如何跳动,我都死死咬住,不愿松开。

  妈妈爱怜地抚摸着我的脑袋,说我还跟小时候一样,就喜欢喝奶子!

  我的嘴里被妈妈柔软的乳肉塞得满满,讲不出话来。

  妈妈接着说道:「乖儿子,等你喝个够,妈妈就给你吹。」

  我听妈妈这样讲,莫名地有些失望,我一口吐出妈妈的奶头,转身望了望后面的大床,眼睛里充满了期待和渴求。

  妈妈读懂了我的眼神,她伸手抚摸着我的鸡巴,语气安慰地说,她已经跟我讲过许多次了,我现在岁数太小,等我过了16岁,她一定信守承诺,让我的鸡巴进入她的体内。

  说罢,妈妈看我表情十分失落,她知道我不满意,于是妈妈突然微笑起来,问我:「小天,你想不想看好玩的?」

  我不明白妈妈什么意思,但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接着,妈妈把手伸到裙摆里,熟练地脱下内裤,一直褪到脚踝处,然后她又抬起一只腿,把小脚搁在我的书桌上,另一只腿也尽量向侧面打开。

  我痴痴地盯着妈妈的两腿之间,欣赏她门户大开的阴部:妈妈的阴部依然还留着先前被嫖客奸污的痕迹,她大阴唇还红肿着,看起来异常肥厚,小阴唇半搭着耷拉在外面,膣口黑乎乎的张着小嘴,露出里面暗红色的阴肉。

  妈妈故意让我盯着看了半天,直到她把手伸到自己的阴部,食指和无名指微微抚弄大小阴唇,中指在膣口周围轻轻摩擦。弄了一会儿后,妈妈嘴里开始发出「哼哼」的轻声呻吟,她双目微醺着,大拇指有节奏地一下一下撩拨阴核。
  我看得目瞪口呆,两眼直直地放着绿光,这是妈妈第一次在我面前手淫。
  「小天,怎……怎么样,你喜欢吗?妈妈这……这都是为了你……」

  妈妈一边飞快地手淫,一边问我,她的呼吸声渐渐急促,奶头也完全勃立了。
  约莫过了近十分钟,妈妈突然停止了动作,她用双手往两边用力拨开自己的阴唇,露出里湿润无比的阴肉,上面很明显沾着白色的液滴。妈妈把食指和中指一起插进她一张一合的膣口内,膣口一下子就收紧了,从里面翻涌出一波波黏稠的淫液……

  高潮过后,妈妈脸颊上已经香汗淋漓,她用鼻子喘着粗气,大腿肚子微微颤抖着。我依然两眼紧紧盯着她,脑海中回味着刚刚那一段淫靡景象。

  ……

  晚上,我和妈妈准备出去下馆子。

  今天下午一直没什么生意,妈妈几乎没接到客人,于是她索性休假一天,陪我去外面吃一顿好的。

  出门前,妈妈换上了一条网状的低胸蕾丝裙,腿上穿着肉色的长筒丝袜,用棕色的吊袜带吊着,脚上是一双尖头的银色高跟鞋。

  好不容易等她收拾完毕,刚出家门,妈妈突然想起自己忘记喷香水了,她又踩着高跟鞋「哒哒哒」地返回房间,喷了几下她那几十元的廉价香水,顺便还补了一个浓妆。

  我站在家门口等妈妈,心里觉得一丝无奈,不知道妈妈是因为爱美,还是出于职业习惯,无论何时何地,她似乎都喜欢将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

  「妈妈,你怎么每天都穿得这么漂亮?」

  我们母子俩走在出小区的路上。

  妈妈笑着答道:「因为妈妈是女人啊,女人都喜欢穿得漂漂亮亮的。」
  我挽着妈妈的胳膊,若有所思地记下了这句话。

  我们母子俩走着走着,路过小区门口的保安室,妈妈放慢脚步,特地朝里面望了一眼,发现保安室内灯火通明,似乎三个保安都在。

  妈妈见状,不禁喃喃自语道:这几个人最近在搞什么,怎么都不来了?
  我问妈妈,怎么了?

  妈妈也不隐瞒我,她说这几个保安经常来照顾她的生意,尤其是那两个年轻一点的,有一次他们俩还一起……说到这,妈妈突然住嘴了。

  「他们一起什么?」

  我好奇地问妈妈。

  妈妈低着头,不搭理我。

  我又问了一遍:「妈妈,他们俩一起什么啊?」

  妈妈摸着我的头,轻声地问我:「小天,妈妈不想告诉你,行吗?」

  「不行、不行,我就是想知道啊!」

  妈妈拗不过我,她叹了口气说道:「唉……你这孩子,真是的,还能有什么呢?当然是他们俩一起……一起和妈妈那个了。」

  「两个人一起?」

  我突然觉得挺有意思,继续问妈妈,「两个人一起,怎么弄啊?」

  妈妈害羞地告诉我,如果一个女人同时和两个男人做爱,那她就得同时张嘴和张腿,因为一个女人身上有两只「嘴巴」,上下各一只。

  说到这,我瞬间就明白了一些。

  我点点头,妈妈以为我似懂非懂,竟然还跟我开了个玩笑,她说,以后我就知道了,其实女人身上不只有两只「嘴巴」,还有第三只,藏在屁股后面……
  我被妈妈绕的有点晕,怎么一会儿两只「嘴巴」,一会儿又三只「嘴巴」,还藏在屁股后面?

  我耸了耸肩,说:「妈妈,我饿了,咱们快去找吃的吧!」

  ……

  出了小区,街对面就有一家小饭店。妈妈听她的一位嫖客提过,这家小饭店在附近挺有名气,街坊邻居都爱去那儿吃。

  我和妈妈走了进去,正准备找位置坐下,这时候有个老头走过来,拍了拍我妈妈的肩膀。妈妈回头一看,这老头是牛大爷的朋友,那天牛大爷请了一帮老伙计到我家吃饭,其中就有他。

  妈妈表情略尴尬地打了声招呼:「大爷,您也在这吃啊?」

  那老头嘿嘿直笑,说他不是来吃饭的,就过来转一转,这家小饭店是他开的。
  虽然之前有过一面之缘,但今天我才知道,这老头姓马,今年虚岁六十一了,别看他一把岁数,但身体一直硬朗着很,小饭店开了快十年,一直由大爷全权打理。

  今晚,我们母子俩第一次光顾,马大爷说,都是老相识了,随便点几个菜尝尝吧,他给我们免单!

  妈妈笑着说:「大爷您甭客气,该多少钱就多少。」

  马大爷走后,妈妈拿着菜单看起来。我问她,为什么要客气呀,既然马大爷都说免单了,不如咱们多点几个菜。

  妈妈摸了摸我的头,说,不要轻信别人,这马大爷不是什么好东西,特别好色,那天来我们家吃饭,第一个对我妈妈动手动脚的,就是这位马大爷……
  妈妈带着教育的口吻,告诉我:「小天,你渐渐也长大了,以后对社会上的人,要多留一个心眼。你想想啊,来马大爷家饭店吃饭的,哪个不是街坊邻居嘛?
  他凭啥就给咱们母子俩免单呢?「

  我点点头,看来是自己年幼无知了。

  随后,妈妈看着点了几个菜,价格不贵,红烧肉、宫保鸡丁、炒土豆丝,数量也不多,正好两荤一素。

  我从小没去过什么高档饭店,更没吃过什么豪华大餐,家里经济条件不好,因此每次跟妈妈出去下馆子,只要有一盘红烧肉,我就相当开心、满足了。
  ……

  八点多钟,我们母子俩边吃边聊,差不多快吃完了。

  这时候,马大爷再次走了过来。他简单询问了几句,问我妈妈味道如何,小孩儿爱不爱吃?

  我妈妈客客气气地说,味道很好,做得很正宗。我也假装附和了一句,说这些菜做得比外面的大饭店还要好。

  马大爷听着我和妈妈的夸奖,他笑眯眯地点头致意,连声说了好几句「不要客气、不要客气」……我原以为他过来打个招呼就会走,但接下来,马大爷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他站在我们餐桌边上,眼瞅着我们母子俩继续吃饭,也不说话……

  半晌,我妈妈觉得十分不自在,是呀,哪有人喜欢吃饭的时候,旁边还有一双眼睛老盯着自己呢?

  于是妈妈微笑着抬起头,礼貌地问道:「大爷,请问您还有什么事吗?」
  马大爷说,确实有点小事,拜托我妈妈一下,要我妈妈跟他去后厨一会儿。
  妈妈不知道他在打什么算盘,但表面上又不好拒绝,只得不情不愿地跟着马大爷进了小饭店的后厨。

  我继续吃了一会儿,隐隐觉得有点不太对劲,于是悄悄起身,准备去看看马大爷和我妈妈正在干啥。

  我走到后厨门口,旁边正好有一个送菜的小窗户,我见四下无人,便把脖子伸进去,探头探脑地偷窥着:此时,我妈妈和马大爷似乎在说着话,但我隔得太远,听不清他们在说啥。过了一会儿,马大爷搂着我妈妈的腰,推着她走到一个放菜品的架子旁边,那个架子上摆放着许多蔬菜水果,有青菜、有白菜、有茄子,还有一部分做拼盘的水果。

  马大爷从架子上拿了一串香蕉,然后从里面挑出一根最粗最长的大家伙,他附到我妈妈耳边,笑着小声说了一句什么。我妈妈听完小脸一下红了,她战战兢兢地垂下头,没说话。

  马大爷嘿嘿直笑,他得意地握着香蕉拍了拍自己的手掌……我虽然岁数不大,但第六感隐隐告诉我,马大爷手中拿着根粗长的香蕉,一定是想对我妈妈图谋不轨。

  果然,几十秒后,我妈妈开始自己动手脱裙子,准确地说,她是用手提起下边的裙摆,然后把里面的内裤脱下,褪至脚踝处。接着,我妈妈一脸又羞又怨的表情,她双手趴在墙上,高高的翘起屁股,包裹在肉色吊带袜中的两条美腿,尽力向两边打开。

  马大爷站在我妈妈身后,他伸手摸到我妈妈的私处,在我妈妈的阴蒂上慢慢搓揉。很快,我妈妈深褐色的阴户就开始充血,她阴道口的粘膜上已经泛射着水光。

  马大爷淫笑了一声,然后往自己手上吐了几口吐沫,他将吐沫作为润滑剂,涂在手中那根香蕉的底部……接着,就听我妈妈一声惨叫,马大爷手握香蕉,毫不费力地插入了我妈妈的阴道中。

  马大爷缓缓旋动香蕉的另一头,使其慢慢地往我妈妈阴道更深处插入……随着阴道口被不断撑大,我妈妈呻吟声越来越大,她不时低下头,看一看自己下体的景象,眼神里充满了恐惧。

  我痴痴地站在后厨门口,目睹眼前这番景象,我惊讶得捂住嘴巴,没想到自己妈妈竟然被一根香蕉「强奸」了……不过见妈妈如此被人家淫虐,我倒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反而感到一丝刺激和兴奋。

  我妈妈紧闭着双眼,脸颊潮红,她微微地扭动身体,那根香蕉几乎整支没入进她的阴道后,我妈妈已经不再发出太大的呻吟声了,只是「呜呜咽咽」地低声沉吟。

  马大爷用香蕉抽插了一会儿我妈妈的肉穴,又继续把整支香蕉往我妈妈的阴道最深处捣进去。很快,我妈妈的小腹上就硬邦邦地鼓起来一小块,拨开她的阴唇,可以看到她红肿的阴道口上,有一根黄里发黑的香蕉把子露出来。

  我以为马大爷折腾一会儿,就会放过我妈妈,但没想到,他把整支香蕉都插进我妈妈的阴道后,他突然弯下身子,将我妈妈的内裤从她脚踝处拉起,帮我妈妈重新穿上,然后又把她的裙摆放下、整理好……

  「大爷,你……你想干什么呀?」

  妈妈有些生气地说。

  马大爷凑近她的耳旁,淫笑着:「大妹子,莫急啊,回家你再拔出来,嘿嘿!」
  说罢,马大爷再次搂起我妈妈的腰部,推着她从后厨往外走。我赶紧跑回自己座位上,生怕被他们发现。

  几秒钟后,俩人从后厨门口出来,此时小饭店里的客人已经走光,服务员们也上楼休息去了。我坐在座位上,假装一直在吃菜。

  我妈妈迈着小碎步,一脸尴尬地朝我走来,她小心翼翼地夹着双腿,深怕那根香蕉从她下体内滑出。马大爷跟在后面,脸上表情猥琐,他时不时地打几下我妈妈的屁股,催促她走快点。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